Ranka

繁花将谢过又开

=花栀辞

【轰出】 白夜焰火


※私设较多的一个非典型除魔设定


天族与精灵混血轰  x  灵力超强但是不会魔法的高阶魔族久 



大概是上篇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> > 



圆月被灰蒙蒙的云层遮住,朦胧而浅淡的光线顽强的穿过云层间的缝隙。

 


绿谷出久抬头看了看天,身体里的血液随着圆月不断从云层里展露而躁动不安。

 

今天又是月圆之夜了。

 

 

“绿谷君。你看起来不太好。发生了什么吗?”一旁的饭田关切的问道,“不会是刚才除魔的时候靠的太近了沾染上了秽气?”

 

 


“我没事啦!饭田君。”绿谷勉强扯出一个笑容,极力抑制自己的不适,“大概是刚刚太累了。那个,我可以先回去休息吗?”

 

 

“嗯!没事就好!虽然是低等的魔物但是人类沾上了秽气可是会生病的呢!那你先回去休息吧。待会我会去报告相泽老师。”饭田比划着手势,“请好好休息!”

 


“嗯。谢谢。辛苦了饭田君!”绿谷挥挥手,赶紧逃离了围着大部分同学的集合地。

 

 

绿谷一边跑一边将最外层的黑色外套的连帽拉到头上,手拽住边缘往下扯了扯,试图盖住头上长出的黑色绵羊角。

 

 

糟糕,压制不住,已经开始长角了。

 

 

“千万不要遇到人,千万不要遇到人啊!”绿谷内心祈祷了几十遍,焦躁的心态使他忍不住开始了自己难以改正的碎碎念的习惯。

 

 

“魔族吗?”

 

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绿谷心里一凉,这会还能停留在这里的,除了他们1A实习的同班同学以外没有其他人了。

 

 

一道弧形的冰线从他的右侧沿着地面飞速向前,在绿谷前面不远处回旋,立起一道巨型冰墙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

 

能控制元素的人类本来就少,更何况这个控制冰的人还是他绿谷出久的固定搭档。

 

他怎么就把去巡视的轰焦冻给忘了呢?

 

 

听见脚步声落在冰面上传来的轻响,还有体内因为人类气息靠近而逐渐掀起的巨浪,绿谷捂着自己的头,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,两边的羊角并没有因为手拼命往下压而停止生长。

 

 

 

随着声音越来越靠近,绿谷突然回头,咬着牙艰难的说道:“轰君,请不要再靠近了。”

 

 

 

“绿谷?”轰明显有点诧异,“你怎么——”

 

 

“不要再过来了!”轰听见了对面的人焦急的、仿佛是从咬紧的牙缝挤出来的警告声,帽子压不住长长的魔角,随着一阵夜风吹过被掀开,绿谷捂着自己的眼睛,透过手指间隙,轰看见了他的眼睛。

 

 

此刻绿谷出久的眼睛并不像之前一样透彻湿润,翡翠色的眼睛里沉淀着猩红色,狰狞又明亮。

 

 

那是一双魔族的竖瞳。

 

 

云雾被风吹散,一轮圆月悬空。

 

 

 

绿谷失神的摇晃了几下,不由自主的往轰那边靠近,等他跨出几步后,如梦初醒般睁大双眼,惊恐的退了几步。

 

 

真是的,我到底在做什么啊。绿谷抓住自己左手小指,用力一掰。

 

 

 

骨节断裂发出“咔嚓”一声轻响。剧烈的疼痛使绿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接着他颤抖着摸上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,又一下。

 

 

正当绿谷还准备继续的时候,他听见一声叹息。

 

 

 

“够了。”绿谷看见轰左手亮起一团白色的亮光,慢慢朝他走近,身体里被月光引动的潮汐平息了下来,跳动的白色光芒缠到他身上,绿谷突然觉得眼皮有点沉重,来不及思考那团白光到底是什么,困意沉沉地向他袭来。

 

 

 

冰凉的手贴上了他的额头,绿谷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,但是还是忍不住睁开眼睛。

 

 

 

没有月亮,没有光景,眼前的视野延出黑暗。

 

 

似乎被额头上的冰凉冷到了,绿谷哆嗦了一下,那只手收了回去,又贴上了一个暖乎柔和的东西。

 

 

“轰君你……不要点火。”绿谷迷迷糊糊的说到,“森林里不能点火的。”

 

 

“嗯。没有点。”轰的声音很轻也很近,接下来的事情绿谷没有细想,只留下纷乱零散的片段,断断续续的接不成一整片。

 

 

 

 

等到绿谷醒来的时候,天空澄碧,纤云不染,像被过滤了一切的杂色。他躺在湖上的一块厚厚的浮冰上,冰的另一端连接在岸上。

 

 

 

绿谷伸手摸了摸头上长角的地方,只摸到蓬松柔软的头发,他趴在边缘,看自己在湖里的倒影。

 

 

 

一切正常。

 

 

 

他松了口气,回头看见轰从树荫底下走过来,头发微微卷翘。

 

 

“轰君。早上好。”绿谷有些迟疑,但是还是像往常一样面带微笑。

 

“早上好。”轰并没有多问什么,也没有提昨天晚上的事情,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,他们只是因为任务变故滞留了一晚。

 

 

“那个,那个……虽然身为魔物之一的我没什么资格问这个事,但是,”绿谷结结巴巴的开口,“轰君是精灵吗?”

 

 

那团白光应该是精灵族的白焰,没办法对魔物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,但是却意外的对高等魔族有催眠的作用。

 

 

 

除此之外绿谷想不出什么能够克制月圆之夜的自己,他抬起左手,手指弯曲行动自如,看不出有什么痕迹,手背上还有其他伤痕,绿谷知道单凭这些伤痕和痛苦,无法压抑魔族的天性,哪怕他一次次的抱住自己,咬紧牙关,不断对身体里潜伏的野兽吼道“滚回去。”

 

 

“某种程度上来说,精灵也是魔物的一种。”轰毫不在意的说,“所以绿谷不用太介意。”

 

“而且,我也不是精灵。”轰思考了一下措辞,指了指自己背后,“我没有翅膀,也没有尖耳朵。”

“噗——哈哈哈”不知道哪里戳到了绿谷的笑点,他突然笑了起来,“轰君也会开玩笑啊,真少见呢。”

 

 

“是事实。”

 

 

“有翅膀的话就不是精灵是妖精了吧。”绿谷好不容易止住了笑,“也是啊,轰君看起来也不……”

 

水面折射着从天空落下的光,晕染的光弧一道道随着水波散开,柔和的光影印到了轰的眼睛里,像是天空与海面交接处透出一丝光芒,看上去异常柔顺的发丝垂了几缕下来。

 

“不什么?”听见绿谷戛然而止的话语,轰鞠了一捧湖水,向远处洒了过去,打碎的光斑化作粼粼的星点,随着泛起的涟漪摇晃闪烁。

 

 

“没……没事!”绿谷从发愣中回神,慢慢的从冰上站起来走到岸上,蹲下来捧了一点清水拍在自己脸上,任由水珠落到他的脖颈衣领上,绿谷用手盖住脸,试图用湖水的温度抵消刚刚泛起的万千情绪,他张开手指,从指缝里偷瞄右边的轰。

 

此刻他还望着远处的湖面,白发里混入了几丝红色,耳边的发丝不服帖的翘起,感受到了绿谷的目光,携着水波柔情泛滥的灰眸看了过来。

 

 

绿谷赶紧合拢手指,有一种偷看被抓包的感觉,虽然事实的确是这样。

 



骗人。

 




绿谷在心里悄悄的说道。







 

明明就是精灵。

 



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6 )

© Ranka | Powered by LOFTER